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友情最舒服的状态,朋友之间最舒服的状态
友情最舒服的状态,朋友之间最舒服的状态

最近很火的一部综艺节目《我们是真正的朋友》,对所有的姐妹淘来说,绝对具有柠檬酸效应。

“情怀杀”和“回忆杀”双双泛滥,让你看着看着,就笑出了眼泪。

这部综艺全程采用无剧本、无干预的拍摄手法,流畅自然最接地气的style......

就如一本青春纪念册,在我们面前漫不经心的打开,却把我们带入了一个全新未知的世界。

像20岁一样出发吧!

我们随着镜头从1996到2001年,到2004年,2007年,一直到今天。

她们的笑脸在镜头面前滑过,青涩又单纯,在时间的长河里,婉约成更炫目的花。

她们在四十几岁的年纪,依然怀着20岁的心境,那些搁浅在记忆里的美好,伴随一场奔赴和重逢,开启了20年的真情之旅。

像20岁那样一起出发!

不管时间过去多久,再见面没有尴尬,总有聊不完的话题。

经常互怼,偶尔争论、甚至埋怨,都似蜻蜓点水般,微起涟漪。

比如小S故意对阿雅说:

你上礼拜打的肉毒,出去旅游应该不会脸太僵吧?

阿雅机智的反击:

你没事我就没事。

用餐时,阿雅提议可以去划船看日落,小S随即响应,然而大S马上提出异议:

我们都不知道具体情况,先要搞清楚细节才行,要看船有没有马达,有没有人控制。

小S和大S陷入争论僵局。

阿雅说不要一直聊这件事,很烦的。

小S马上怼:

你可以不听啊。

大S无奈地看了一下小萱,询问她的意见。范晓萱说:大家就不要聊这个嘛!大S毒舌的说:你的火大概只是比蜡烛再小一点吧。

这样的气氛,观众看得揪心,怎么20年的姐妹,说吵就吵啊?

后来大S破梗,原来这是四姐妹共同演绎的“愚人节大戏”。

观众唏嘘不止。

羡慕这种相爱相杀,又彼此依赖,无所顾忌,又彼此扶持的原生友情。

她们在缅甸同吃同住,同喜同乐,一起完成彼此未完成的心愿。

所有相遇的缘分,相知的情怀,相处的默契,都融汇在点点滴滴温暖的陪伴里。

友情这枚历久弥新的徽章,将在这段旅程中闪闪发光。

我们都还是“死小孩”,没有变!

有人说:

人这一生遇到爱不稀奇,难得的是遇到“懂得”。

几十年过去了,她们依然保留着最初的天真。就像大S所说:

我们都还是“死”小孩,没有变。

就像小S,依然用四十几岁的心情,过以前的生活。

就像阿雅保持的孩子气,她比以前更不紧张,也更加勇敢。

小萱觉得自己很荣幸,在年轻时交到好朋友。

她说她们的感情不会因为见面机会减少而转淡,只要一有机会就会信息发个没完。

在缅甸她们一起走着追夕阳,一起乡野骑车,一起过泼水节,一起“埋”阿雅,一起同唱一首歌,一起坐热气球。

若穿越云海时朋友在身旁,那我一定不畏惧任何天空。

无论上天入地,有人陪你一起疯狂,

无论哭笑吵闹,有人做你温柔肩膀,

无论时间多老,有人伴你青春飞扬!

在友情质朴的样貌之外,我们感受到更纯粹清澈的东西,它就像一个发光体,照亮每一处黑暗的角落。

就如她们自己所说:

或许我们是电器白痴,是短视频黑洞,很多二十岁女生懂的东西,我们并不擅长。

但我们仍然可以像二十岁那样,和妈妈分享旅途的喜悦,像二十岁那样,一起跳舞到天明,像二十岁那样和朋友一起克服心中的恐惧。

我们还要看更多的风景,体验更多的未知。

我们肩并肩,就能连成一个勇敢的小宇宙。

拥有这样的朋友和人生,总是让人期待和向往。

她们用四十几岁的年龄,挑战20几岁的人生,经过岁月沉淀依然保留着最初的天真,那份懂得和信任,愈发日久弥坚。

懂得,是精神灵魂绽放的耀眼光芒

时间长河跌宕起伏,友情的纽带将现在与过去紧紧相连。哪怕是在遥远的大唐,我们依然能感受它炽热跳动的脉搏。

所以才有故人西辞黄鹤楼,烟花三月下扬州的惺惺厚意,才有孤帆远影碧空尽,唯见长江天际流的一往情深。

李白与孟浩然在江夏黄鹤楼重逢,又依依惜别,李白送孟浩然到江边。

看着船慢慢东下,李白伫立江边,看着孤帆渐渐远去,一种不舍和惆怅袭上心头,才有了这首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的千古绝句。

孟浩然听后对李白说,崔颢《黄鹤楼》是八句诗,你的只有四句。可是你的这四句却胜过了他的八句,你这是赢在了我们二人之间的感情上啊。

可见他们之间深厚笃实的关系,和奉为知己的情愫。

孟浩然比李白大12岁,当初李白读孟浩然的《春晓》,一种敬仰之情油然而生,把他视为良师益友。

他们有共同的人生追求,有“济苍生”“安社稷”的远大理想,两人才华卓然,彼此欣赏,有共同的兴趣爱好,所以成为志同道合,比肩同行的挚友。

杜甫在《徒步归行》里说“人生交契无老少,论交何必先同调”。

朋友相识,贵在相知,人之相知,贵在知心。

就像俞伯牙遇见钟子期。

俞伯牙是楚国著名的音乐家,钟子期是一个戴斗笠、披蓑衣的樵夫,虽然之前并不相熟,初闻琴声,便可意会其声的意韵和意境。

伯牙弹《高山流水》时,心里想到高山,子期赞叹道:“听得此曲,犹如巍峨挺拔的高山屹立在我的面前。”

伯牙心中想到流水,子期听后便说:“真是妙极了,这琴声宛如奔腾不息的江河从我面前流过。”

钟子期死后,伯牙痛失知音,奏完一曲《高手流水》,摔琴绝弦,终身不再弹奏乐曲。

因为世上再无人懂他,再无钟子期。

我们是真正的朋友!

所有我们看到感知的原生友情,在岁月的尘埃里都被浸润的通透干净,保持着最初纯粹和质朴。

就像大小S这四姐妹,跨越20年一起完成心愿的爱与坚守。

就像穿过历史长河,李白与孟浩然江边惜别的感怀与惆怅。

就像拨开层层迷雾,伯牙与子期高山流水般的深情与懂得。

哪怕远隔天涯,心却咫尺。虽不能朝夕相处,情怀依旧。

释迦牟尼曾说:

“无论你遇见谁,他都是你生命该出现的人,绝非偶然,他一定会教会你一些什么。”

当年娱乐圈的陈佩斯和朱时茂,他们的相遇成就了小品神话。

他们是几十年的好友,无数次登上春晚舞台,《吃面条》《羊肉串》《警察与小偷》《主角与配角》等小品家喻户晓,至今回看仍回味无穷。

后来他们分开各自发展,沿着既定的轨迹逐渐向前,却少有交集。

陈佩斯钟情于话剧舞台,朱时茂下海经商,两人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。

但当年一起努力奋斗的日子,早已镌刻在记忆的点点滴滴,无法抹去。

陈佩斯曾形容和朱时茂现在的关系:

从来不会想起,但永远不会忘记......

就像鲁迅遇到瞿秋白时的感慨:

“人生得一知己足矣,斯世当以同怀视之”。

时光荏苒,世事变迁,或许我们天各一方,各自奔波,各自忙碌,但是那份感情和牵挂一直都在,未曾更改,不会动摇。

相遇相知,没有早晚。

有心同,有语暖,不管是10年、20年,甚至一辈子,这一生情注定伴随我们走过光怪陆离的斑驳岁月,让我们成为彼此真正的朋友。

无锡市锡通筑路机械技术有限公司  电脑版  手机版  无锡市新吴区(太湖)国际科技园独立研发园DK3地块A1号标准厂房